010-5780 4780

15010055730

联系电话

地址:北京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705

Copyright ©2019 北京一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5837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战略合作伙伴:法智易  |  大连大学人文学部  |  知识产权出版社  |  法律出版社  | 

增值服务

>
>
>
林莺:李开复的硬核法总 ,创业浪潮的见证者

林莺:李开复的硬核法总 ,创业浪潮的见证者

浏览量

来源:瞰法

|创新工场总法务官  运营合伙人  

2009年9月,身为“明星经理人”的海归李开复,离任谷歌大中华区总裁,开始创业。

他的创业方式,是成立“创新工场”,帮助年轻的创业者们创业。

没有任何创业经验、也没有任何投资经验的李开复,同样经历了创业的艰辛。

在那年的央视《对话》节目中,周鸿祎对李开复说,你的计划非常好、非常创新、非常值得一试,但“您自己没有从零开始过,如何教别人从零开始呢?”

在那个大量靠亲朋好友及个人做天使投资的时代,创新工场旗帜鲜明地要将天使投资机构化,这不免让人觉得“书生意气”。李开复飞遍全世界,才融到第一笔基金。

在中关村鼎好大厦第10层的办公室里,创新工场这艘创业大潮里的冲锋舟,艰难地启航。

2011年,正在大成律师事务所做合伙人的林莺,接到猎头的电话。在金杜工作4年、大成3年的律师林莺,在投融资领域富有经验。

寻人者,正是当时带着光环的投资公司:创新工场。

林莺来到鼎好10层,见到李开复,还有其他两位核心创始人。这位在电视上、网络上十分富有魅力的名人大咖,在她的眼前,亲和而务实,是一个执着而乐观的理想主义者。

开出的薪酬条件只够她当时收入的“脚脖子”。

但“是一群有理想、想做事的人”。林莺决定登上这艘船。

创新工场引入林莺,是为了建设超强的投后部门

这在当时同样是不被看好的方向。那时对于“优秀投资人”的定义,就像神枪手,在众多参差不齐的项目中,能命中那个潜力大的。命中了,是神;没命中,认栽。

创新工场的理念不一样,他们觉得创业者需要“扶一程”。创业者也有短板,帮他们补上短板,长板才能跑得更稳更快。

他们找来业内最资深的财务、法务、HR,为被投公司提供很深度的帮扶。

林莺负责组建法务团队。初来上班时,创新工场的开放式办公室里,坐着加速计划、助跑计划孵化起来的早期项目,工场内部孵化的六个项目中就包括后被阿里巴巴收购的友盟,创始人蒋凡几年后成为淘宝新总裁,还有曾经名噪一时的豌豆荚。

李开复在创立之时曾说:“人是社会最宝贵的财富,如果创新工场能够培养出优秀的创业者,这些人的公司可能夭折,但这些人才是我们培育出来最有价值的。”

而在林莺眼里,当时的创业环境实在是原生态,原生态到简陋。创业者可以获得的信息和支持都非常有限。

林莺之前在律所见惯了企业从1到100的过程,现在着实被这些从0到1的小创业公司所面临的艰辛和所处的状态“惊”到了。

小黑屋里,她在白板上给创始人讲什么叫做VIE结构,怎么搭、怎么走流程,哪一步的审批怎么做,从头扫盲。

有些政府流程很复杂,林莺带着创始人去和主管人员沟通解释,一点点解决困难。

有一天,她接触到一个种子项目的创始人,公司的底层结构做得让她这个法律人很意外。几个兄弟注册一个公司就是股东,项目没成签个协议说了拜拜以为就散了,甚至不知道还需要做工商变更。

那个时代没有像今天这样友好的创业环境,万事靠自己摸索,在网上都查不到多少有用信息。创业者只能这样野蛮生长,凭着本心“天真”地摸爬滚打过来。

林莺帮他们从头做了梳理,重新设计架构。这个项目自2013年上半年上线,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大的知识型讨论社区——知乎。

后来知乎搬离工场办公室,创始人却还是会经常回去,一起聊聊财务、法务等方面的问题。

2013年,磨刀霍霍、跃跃欲试的米雯娟,拿着几页十分简单的商业计划书,单枪匹马地跑到创新工场找李开复。

没有海外留学背景没有互联网经历,只有一个创业idea。但李开复觉得她是一个难得的创业者,“土洋结合,非常接地气,同时又上得了台面”。

米雯娟拿到了300万元天使投资,并且在创新工场办公区开始孵化VIPKID。

最初的4个学生中有3个是创新工场高管的孩子,包括林莺的孩子,还有工场CFO的孩子。

不少公司都是入驻之后才设立起来的。林莺帮助他们“走一步想三步”。未来是要融美元还是人民币?结构大概怎样去搭建?他们在市场是在什么地位?可能会涉及什么牌照?行业有何特点?员工激励该如何设计?

事无巨细。她觉得,只有把法律管理的理念注入到整个管理体系中去,创业公司才是有了一个稳固的地基。

创业者应该绷上一根弦,知道在做Logo之前先要去问一问律师需不需要注册商标,知道在整个产品发布之前,先要去问一问是不是某一些专利要去申请。有了这跟弦,创业才能有备无患。

VIPKID经过一年多只有几个技术、几个内容、几十个学生的艰难孵化,2014年10月,获得了经纬中国、创新工场和红杉资本联合投资的500万美元A轮融资。2018年,VIPKID完成5亿美元D+轮融资,据36氪报道,估值突破200亿元。

同样的信任还来自于米未传媒的创始人兼CEO马东。作为《奇葩说》、《乐队的夏天》的缔造者,马东能力不可谓不强,资源不可谓不多。但他有重要决策做不下来时,也会跟林莺讨论。有一次聊完之后,说,这事儿我们聊了很久,但现在我可以做决定了。

这让林莺十分自豪。作为法律工作者,能够给到创业者解决方案,给到安心和信心,能够为许多有潜力改变世界的创业项目保驾护航。这份工作的价值给到她很大成就感。

但并不总是那么走运。

创业项目常常像在刀刃上行走,创新、突破,意味着就要打破现有规则,挑战社会的既有习惯。

创业项目的合规,就是一个重要命题。

滴滴早年找上创新工场时,并没有被看好。因为觉得他们应该是拿不到出租车运营牌照的。但政府后来表现出了很大的开放态度,对于新兴事物,愿意让“子弹飞一会儿”。

数据安全则是近年的合规难点。技术方兴未艾,人性却不断遭到挑战。

对于工场投资的项目,林莺团队会写文章、请专家来做讲座,普及知识,对于某些项目还会对接律师,专项帮他们做数据的梳理和建议解决方案。但无论如何作为一个投资人,也只能够做一些外围协助,最后的决定、具体的管理只能靠创业团队自己。

这有时候就能体现出人性的弱点,当创业者在模棱两可的地方,或者在一些业界都有但是又不合规的地方,怎么样能够克制自己的欲望、合理平衡风险,怎么样能够做到既能让业务发展又能合规合法,这是每一个创业者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但这恰恰也是林莺这个法务团队的特点:从不简单地说No。

一个项目的法律风险常常是真实存在的。但是这个风险有多大?是不是核心的?是不是致命的?未来有没有调整的机会?

作为投资来讲,风险的控制也是分阶段的,是动态的。把住红线,而后对趋势进行判断,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去化解风险。

法务往往冲在前面,从项目的第一手资料开始,努力深挖,力争吃透整个行业,给到投资部门更多具体的参考。在项目成长的过程中,又不断和创业者一起去寻找解决方案,开辟道路。

2013年,李开复患淋巴癌赴台湾治疗,离开创新工场一年多时间。

很多人说老板走了,公司是不是要崩塌了。恰恰不是,创新工场的同事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团结。林莺的法务团队也冲到前面和同事们一起去募集基金,跑业务。

作为公司唯一一个有独立办公室的大佬,李开复的房间始终敞开在那。他不在时,这里就是大家的会议室。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今日。

2016年,创新工场AI工程院成立,李开复亲任院长,王咏刚任执行院长。2017年,两人合著的《人工智能》出版。

这位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计算机学博士,深信人工智能将会、也已经在改变人们的生活。

在书中,律师这种强社交、高决策型工作,被划在相对于“危险区”、“慢变区”的“安全区”。

林莺也坚持,人工智能之于法律,更是一个辅助性的工具,而不是简单替代性的。

机器学习就像小孩子一样通过喂养数据长大。以前微软有一个人工智能聊天产品,很多网友故意恶意去引导它,对它说脏话,于是就变成了一个爱说脏话的人工智能。法律同样,社会在变化,法律在变化,哪些数据可以用来喂养,始终是要有人把价值观注入进去,不断去做纠偏,才能成长得越来越成熟。但不可否认,技术发展的洪流,是不可阻挡的。

2019年9月,距离创新工场成立正好十年。

这十年,中国的创业大潮经历了一轮爆发,又正在趋于冷静,深化。

这十年,我们见证了各种赛道的涌现、跌宕,有许多明星公司崛起,也有许多陪跑者黯然离场。

互联网毫无疑问在持续深度地改造着我们的生活。有一些人,眼界更高,视线更远,他们注定,是为未来而活。

在这一轮大潮里,林莺是见证者,更是参与者。

他的创业方式,是成立“创新工场”,帮助年轻的创业者们创业。

没有任何创业经验、也没有任何投资经验的李开复,同样经历了创业的艰辛。

在那年的央视《对话》节目中,周鸿祎对李开复说,你的计划非常好、非常创新、非常值得一试,但“您自己没有从零开始过,如何教别人从零开始呢?”

在那个大量靠亲朋好友及个人做天使投资的时代,创新工场旗帜鲜明地要将天使投资机构化,这不免让人觉得“书生意气”。李开复飞遍全世界,才融到第一笔基金。

在中关村鼎好大厦第10层的办公室里,创新工场这艘创业大潮里的冲锋舟,艰难地启航。

他的创业方式,是成立“创新工场”,帮助年轻的创业者们创业。

没有任何创业经验、也没有任何投资经验的李开复,同样经历了创业的艰辛。

在那年的央视《对话》节目中,周鸿祎对李开复说,你的计划非常好、非常创新、非常值得一试,但“您自己没有从零开始过,如何教别人从零开始呢?”

在那个大量靠亲朋好友及个人做天使投资的时代,创新工场旗帜鲜明地要将天使投资机构化,这不免让人觉得“书生意气”。李开复飞遍全世界,才融到第一笔基金。

在中关村鼎好大厦第10层的办公室里,创新工场这艘创业大潮里的冲锋舟,艰难地启航。

后来知乎搬离工场办公室,创始人却还是会经常回去,一起聊聊财务、法务等方面的问题。

2013年,磨刀霍霍、跃跃欲试的米雯娟,拿着几页十分简单的商业计划书,单枪匹马地跑到创新工场找李开复。

没有海外留学背景没有互联网经历,只有一个创业idea。但李开复觉得她是一个难得的创业者,“土洋结合,非常接地气,同时又上得了台面”。

米雯娟拿到了300万元天使投资,并且在创新工场办公区开始孵化VIPKID。


小编微信:Crocso  如欲就法务与合规管理进行交流、培训、咨询等,可与我联系,将为您推荐大咖老师、资深专家和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