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5780 4780

15010055730

联系电话

地址:北京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705

Copyright ©2019 北京一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5837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战略合作伙伴:法智易  |  大连大学人文学部  |  知识产权出版社  |  法律出版社  | 

增值服务

>
>
>
重磅:《反海外腐败法》2019年度执法回顾,超半数案件与中国有关

重磅:《反海外腐败法》2019年度执法回顾,超半数案件与中国有关

浏览量

2020年春节,两件大事敲打着作为人类的脆弱神经......

美国《反海外腐败法》(以下简称:FCPA)出现了有史以来最高数额的罚金,40亿美金,而击穿这一罚金榜单直至榜顶的是欧洲著名的航空公司空中客车公司(Airbus SE)。这使得截至到2019年底,仍在榜顶的巴西石油(Petrobra)那区区17亿美金的罚款看上去是那么地微不足道。

新春佳节之际,新型冠状病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武汉,并蔓延至整个中国。我们,从未在这样严重的疫情环境下度过新年的农历春节,即使笔者恰巧在国外旅游,路过的每个城市和小镇的医药商店都成为了必问之地,“口罩已卖完”是在境外最常看到的收银台标志之一。但该病毒似乎没有收手的意思,而大有其向世界各国挺进的趋势。

我们,面对如此情景,是脆弱无助地妥协,亦或,更加坚强地战斗下去?

与病毒一样,腐败也会在某些方面席卷一个国家,甚至是世界各国,而各国出台的法律只是明文警示,真正起到敲山震虎作用的是切实的执法和判罚。

对于个人和企业组织的惩戒越重,对于整个社会环境和国家文化来说,就越有痛定思痛的重大作用。

对于腐败的清晰认知和清廉文化环境的自主建设,才是对腐败这个病毒最为有效的疫苗。

我们深切地期盼人类不但能尽快研制出治愈新冠的疫苗,也懂得该如何防御,而防御病毒最佳的方法是找到问题的根源,采取相应有效的措施并杜绝,看起来这很有道理,和防御腐败是一样的,但是在现实中,我们都知道,真正做好防御是多么艰难......

 

回首2019年,FCPA的严厉执法仍然搅动了世间的经济风云,也使得想站上世界经济舞台的中国企业对于合规管理的话题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执法、执法、执法”是刚刚过去的一年对于FCPA最完美的总结陈词,也是唯一关键词。

2019年共有14家公司被处罚,其罚金总额高达29亿美金,基本和2018年持平。

而与历年都不同的是,对个人的执法案例明显增加,史无前例的出现了31件个人处罚案件,其中美国司法部(DOJ)的数量为25件,另有14人被美国司法部(DOJ)起诉中,这些数字都无疑打破了FCPA的历史记录,成为了合规讨论的新话题。

在接下来的文章中,让我们一起回顾2019年FCPA带给我们什么启示,以及未来我们走向何方?

一、中国仍是FCPA执法的重中之重

2019年,FCPA的14个案件中,有8个案件和中国有关,这意味着FCPA所处罚的案例中有接近 60% 的腐败案件是发生在中国或和中国有关。

 2018年,这个数字是38%。从2008年到2019年的平均数据是30%。可见2019年是与中国极其相关的一年,呼应于中美两国之前发生的各种经济贸易摩擦,同时回应于2018年年底美国司法部宣布对于中国加大执法关注的倾向。

从贿赂的方法来看,有5个案件是间接通过第三方中介来完成贿赂行为的,这一比例高达63%,其中,西港燃料的贿赂方法极其隐蔽,为了逃避法律监管,利用其在中国合资企业的股份,转让给一家中国私募股权基金,而该股权基金的财务权益受益者就是其行贿的政府官员。

而在另外2个银行的关系雇佣的案件中,其中的德意志银行,其亚太高层为绕开亚太的雇佣政策,要求德意志银行在中国的合资公司雇佣被亚太合规和人事已经拒绝的“推荐”人员。

这种通过当地合资或合作的公司,采取间接迂回战术而达到贿赂目的的方法,已经进入了国际执法领域的关注区域。

所以,值得合规官注意的是,如果您所在企业组织架构内部,拥有合资和合作企业,对于他们能否贯彻执行相同的合规政策并依照执行,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二、电信行业毫无争议成为位列第一的聚焦行业

1、MTS - 来自乌兹别克斯坦更多的坏消息

移动电信系统公司(MTS)是俄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公司,也是乌兹别克斯坦内进行电信运营业务的三大巨头之一,移动电信系统公司(MTS)为了顺利进入乌兹别克斯坦的电信市场而支付了相关贿赂款项共4.2亿美金给予乌兹别克斯坦前总统的女儿,古尔纳拉·卡里莫娃(Gulnara Karmova),而这使移动电信系统公司(MTS)能顺利在该国运营了8年并获得了超过24亿美金的收入。

可能,你会觉得古尔纳拉·卡里莫娃(Gulnara Karmova)这个名字非常熟悉,那是因为她还是另外两家电信公司贿赂的对象,而这两家公司同样位列 FCPA 罚金榜单的前十位:

1)2016年阿姆斯特丹的VimpelCom(现为VEON)*(注)支付了罚款7.95亿美金。

2)2017年瑞典的Telia公司支付了罚金9.65亿美金。

移动电信系统公司(MTS)支付了罚款共8.5亿美元,高额罚款的背后是因为其没有主动向司法部披露贿赂事实,缺乏合作和补救措施,在响应司法部请求提供相关信息和证据方面行动迟缓,并且未能对参与该腐败行为的高级管理人员进行纪律处分。

司法部同时还指出,他们不得不考虑减轻罚金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因为乌兹别克政府没收了移动电信系统公司(MTS)在乌兹别克斯坦的电信资产,导致其在乌兹别克斯坦的电信资产无法实现任何收益。

因此,美国司法部在政策应用时同意MTS将支付相当于美国量刑准则最低时25%的罚款。

 

2、爱立信 - 零合作的成本很高

2019年12月份FCPA对于瑞典的爱立信(Ericsson)做出的判罚无疑对电信行业来说是雪上加霜的消息,该公司被处以惊人的罚金,共10.6亿美元。

由于爱立信没有进行腐败事项的自我披露,并且提交美国司法部(DOJ)的相关材料严重滞后,加之没有执行及时的和充分的补救措施,包括未对涉及不当行为的某些高管和其他员工采取适当的纪律处分。所以,爱立信(Ericsson)无法根据 FCPA 的执法政策获得合作信用分,而这些错误行为使爱立信付出了多少代价呢?据专家估算,大约在9500万美金,约占罚金总额的10%左右。

虽然移动电信系统公司(MTS)和爱立信(Ericsson)这两个案件在贿赂事实方面并无任何牵扯或联系,但作为电信行业的头部企业都成为了2019年的执法案件,并且都位列FCPA最高罚金榜单的前十位。

然而,更有趣的是,电信行业现在有四家头部企业处于该榜单的前六位置,该四家公司的罚金共36.7亿美金,占据了前十罚金总和的近一半。

不难发现,电信行业成为了FCPA执法行动的头号目标。电信行业,其经营的固话、移动和网络通信业务,如果要进入其他国家的市场,一般须得到政府牌照或相关准入许可。

这种几乎各国都在实行的市场准入门槛制度就很容易导致腐败寻租,在未来的执法中,可能会有更多的电信业高科技公司会栽入FCPA的案件调查中,我们拭目以待。

三、良好的合作态度和事后有效的补救行动可突破削减比例的底线

在费森尤斯医疗(Fresenius)的贿赂案件中,其腐败行为涉及17个国家/地区的多个腐败计划,从中获得至少1.4亿美金的利润,美国司法部(DOJ)对其作出刑事罚金为8470万美金的处罚。

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民事处罚部分,追缴了因贿赂而获得的利润并加上利息,共1.47亿美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没有通过法庭诉讼而是通过内部行政命令解决了此案;

美国司法部(DOJ)方面,费森尤斯医疗(Fresenius)与其达成了不起诉协议(NPA),执行两年的独立合规监督计划,并外加一年在合规管理方面的自行汇报措施。

虽然费森尤斯医疗(Fresenius)的贿赂行为在全球范围内广泛存在,并且高层的亲自参与贿赂行为证实了其失败的合规文化和合规管理,但是,最后的最后,对比美国量刑指南,为何美国司法部(DOJ)的刑事罚款金额(8470万美金)还是低于预期的40%?

在美国司法部(DOJ)调查期间,费森尤斯医疗(Fresenius)通过广泛的补救措施和与司法部的密切合作实现了40%的罚金缩减。

其在获得和提供文件、确保证人证词和向司法部提供证人以及自愿披露其最初自我披露范围之外的行为事实,都超越了所有FCPA所要求的范围;在合规补救行动方面,公司迅速采取措施,终止或分离直接参与贿赂计划的人员;加强内部控制、政策和程序;升级其第三方尽职调查计划,并增加监督和监测环节;作为《非起诉协议》(NPA)的一部分,其同意建立一个独立的合规官,任期两年,然后再进行一年的自我报告。

从费森尤斯医疗(Fresenius)的案件处罚中,让我们再次认识到:和调查当局的合作态度,采取的有效补救措施,其重要的价值所在。

四、最高管理层的态度带来逆转性巨大改变

1、高知特科技解决方案公司:面对腐败指控,公司高层快速响应而减免责任

高知特资讯技术公司(Cognizant)在贿赂计划中具有涉嫌高管行为的异常,其2名前高管,首席执行官(CEO)和总法律顾问(GC)因主导了对印度政府官员的行贿而被美国司法部(DOJ)起诉,而首席运营官(COO)也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起民事诉讼,现已判罚完毕。

高知特资讯技术公司(Cognizant)在面对已发生贿赂事件的情况下,公司董事会在仅仅两周后就向司法部进行了自我披露。

2019年2月13日,美国司法部(DOJ)对于高知特资讯技术公司(Cognizant)出了免除处罚声明(Declination statement),其中表明了免除原因:

该公司在2017年9月进行了主动的自我披露;

快速响应进行了全面的调查;

并加强其合规管理计划以及极其有效的配合。

2、沃尔玛:最高管理层确实能带来重大改变

对于沃尔玛(Walmart)而言,持续了8年之久的腐败调查案件,终于在2019年结束了,无疑是一个苦尽甘来的大结局。

沃尔玛在面对如此庞大的案件,涉及叠堆的文件,一长串的贿赂和腐败事实前,竟然愿意花费大约9亿多美元用于调查和加强合规补救措施,其在合规方面的投入和愿意全力以赴创建世界上最好的合规计划,这样的行动力令人惊叹。

而对于这样的调查合作,美国司法部(DOJ)也慷慨地给予了20%-25%的刑事罚金减免。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高层的承诺”对所有这些工作都至关重要。在沃尔玛(Walmart)提出的有效合规管理计划的 10 个标志中,“高层的声音”之所以成为最重要的有效因素,是有原因的。

即使您对无处不在的“高层”感到厌烦,但是沃尔玛(Walmart)的案件处理响应明确地表明,当高级管理层不致力于以合乎道德和合规的方式开展业务时,合规计划有多大的稳健性已经是一种空谈,相反,当高级管理层专注于合规管理时,企业才能而且确实能够做出行之有效的多样化合规相应。

2011年,当《纽约时报》最先爆出腐败案件后,沃尔玛应对贿赂和腐败指控的相应速度和行动计划备受各界赞誉,仅仅这种反应就应当被视为里程碑式的学习案例了。

人类总是自视甚高,特别是身处高位的权力者,更易忽略了应有的谦卑,对自身的审省之心,在企业组织高层面对调查时,有抗拒不合作的主,也有快速响应并实施计划的企业,其结果也清晰可见。而以上两个案例都在现实生活中活生生地演绎和示范了“高层的声音”所应有的行为和态度。

五、个人被执行案件比例巨升

经常被问到,受到FCPA处罚的公司那么多,为何个人案例却是寥寥?据了解,相比于公司实体的FCPA处罚案例,跟踪个人FCPA处罚案例的难度要大的多,因为在美国司法部(DOJ)封档处理完个人案件后,很少会做出官方发布。

但是,不可否认,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都对于贿赂犯罪的个人案件极其重视,让我们来看一下他们发布的声明和表态:

2015年,美国司法部发布耶茨备忘录(Yates Memo), 明确而有力地阐述了加强对个人刑事和民事起诉的政策,从此对于个人的执法便成为了重点。

2017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联合执行董事声明:“当然,如果没有应受惩罚的个人的行为,公司就不能从事贿赂活动。执法部门广泛致力于在事实和法律支持的情况下追究个人的责任......个人责任比公司责任更能推动正确的行为,这一点得到了逻辑和经验的支持。执法部门在调查的每一个案件中都会考虑个人责任——这是我们执法方案的核心原则。”

2018年,时任司法部副总检察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强调,美国司法部继续将重点放在起诉应对《反海外腐败法》违法行为的个人身上,他指出,“对企业犯罪不当行为最有效的威慑措施是查明并惩处犯罪者个人。”

2019年,美国司法部再次强调“虽然对公司采取刑事和民事补救措施很重要,但我们应始终把重点放在应对不当行为的个人身上。针对公司实体的案件使我们能够追回欺诈所得,补偿受害者,并阻止未来的不法行为。但在公司起诉中,对个人不法行为责任人的威慑作用有时会减弱。对公司犯罪不当行为最有效的威慑措施是查明犯罪者并将他们送进监狱。”

我们可以看到,FCPA对于个人处罚的趋势,在2019年,美国司法部(DOJ)对个人的判罚案例数量达到了25件,除了2010年美国司法部(DOJ)所处理的Africa Sting案件中有22个相关个人案例的特殊情况之外,这一数字比历史上任何一年都要多很多。

更加令人引起关注的是,在2019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美国司法部(DOJ)的个人执法名单中,有3个中国国籍的个人出现在册:

1. 何志平(Chi Ping Patrick Ho),中国香港人,因代表中国华信贿赂非洲政府官员而被判3年监禁。

2. 李延亮(Yanliang Li),康宝莱原中国区总裁、全球高级副总裁。

3. 杨宏伟(Hongwei Yang),康宝莱外部事务部前主管。

这两位高层管理人员,因在十年内贿赂中国政府官员,并为掩盖贿赂事实而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做假口供和毁坏证据,而被美国司法部(DOJ)指控,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同时提出了对李延亮(Yanliang Li)的民事指控。

相信以上的案例会给中国的高层管理者带来一定的思考,而其对中国的个人执法情况更会引起高层的足够重视,对于在商业道德和合规管理的有效执行方面,这些案列无疑是会带来好的变化和发展方向。

附FCPA历年个人执法信息 (http://fcpaprofessor.com/)

自2006年以来,美国司法部(DOJ)以FCPA罪名对184名个人提起刑事指控,部分情况如下:

自2006年以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以FCPA罪名对72名个人提起民事指控,部分情况如下:

结语

2020年初空中客车公司(Airbus SE)案件罚金的数额,似乎意味着FCPA的罚金榜单就是被用来击穿和刷新的,当我们还在唏嘘40亿美金的罚单,可能下一秒就被其他“最高”替代了,这样的事情在2018和2019年不停的重复着,而我们,是慢慢被这样的冲击麻痹了神经,还是该脚踏实地的做好合规的管理体系工作呢?

2020年已经开始了,不论其开头如何的惊心动魄和跌跌撞撞,我们都没有回头路可以走,时间轴的单一性在这个空间里给想重启的人一击重拳,我们能做的,还是那些正确的事:对于腐败的防御:加强自身合规管理体系,找出疏漏,弥补缺陷,才能使基业长青,走得更远;对于疫情,这何尝不是人类对于自我进行反省的好时机?认清自己的渺小和伟大同样重要,这样才能与自然和谐共生,生命才能健康长寿吧。


*注:文中部分公司未有对应的中文名称

作者:缪青

来源:合规官

小编微信:Crocso 如欲就法务与合规管理进行交流、培训、咨询等,可与我联系,将为您推荐大咖老师、资深专家和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