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5780 4780

15010055730

联系电话

地址:北京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705

Copyright ©2019 北京一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5837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战略合作伙伴:法智易  |  大连大学人文学部  |  知识产权出版社  |  法律出版社  | 

增值服务

>
>
>
胡曾铮:法务“柔道者”

胡曾铮:法务“柔道者”

浏览量

八年法官、五年律师、四年法务,这样的从业经历集于一身,能将看似碰撞的不同角色融合得无可挑剔,多少会让人惊叹与好奇,这是怎样的一位女子?
从最高人民法院到北京天同律师事务所,直至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法务部总经理,胡曾铮在每一个职业转折点都微笑应对,她身上似乎混合了极致的柔软和极致的坚硬,说话思路格外清晰,谈话中不断用到“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却丝毫没有生硬感。

在采访进行前各自落座后,胡曾铮坐姿端庄,合体的红蓝拼接职业裙裹着她纤瘦的四肢,上身前倾,眼神庄重且真诚,她的一举一动舒缓轻盈,声音又柔又细,夹带着信任,仿佛除了你,旁人都不可能听得见。

敢于向权威较真

正如“指南针”、“保健医生”和“消防员”这三个角色作为对法务的定位一样,胡曾铮将工作细致入微地内化到了形象的生活角色中,她期待通过“工作生活化”的思维模式,将法务的“事前预控”、“事中监控”、“事后救济”这三项职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事实证明,她领航之下的方正集团法务部,一步一步走得虽然没有万事皆赢,但是却根基稳健。
除了完备的法务管理体系外,法务部的核心人物对整个法务团队的氛围影响不可小觑。而胡曾铮所参与的方正中文字库案例在整个法务团队采访中不止一次被提到。

“那顿饭胡总就没让几位代理人吃踏实,她不断地追问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对案子的观点和解决方案等,你很难想象一个资历远远要低于这位老教授的胡总,可以把问题追得特别深。”至今,北大方正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助理总裁兼首席风险官海澜对这一幕记忆犹新。这是方正起诉宝洁“飘柔”标识字体侵权案二审开庭前的晚上,方正的几位代理人和法务部核心人员的“碰头会”,留给海澜印象最深的是,胡曾铮不会畏惧权威。

那是2011年,当时的胡曾铮刚来到方正没多久,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此案一审败诉。“我们当时感到很沮丧,这明明是我们方正设计出来的字体,为什么没有著作权呢,而法官认为从社会公益的角度出发,就不能对此给予以保护。”胡曾铮难以理解,认为这个判决很不公平,“如果法院认为我们方正有这个权利,只是不能高价收费,我就可以理解,那样方正可以对商业中采用字体的行为收费,对老百姓自己使用字体的行为免费。”在胡曾铮看来,法院可以这样划定一个收费范围,因此,这个判决结果让胡曾铮很失望。

胡曾铮的个性是遇到再大的困难也要尽力争取解决,这似乎也透露出她性格的重要内核:她不是那种不愿意承担压力、希冀轻而易举得到回报的人。

因此,除了对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外,胡曾铮还想到了另一个角度的问题。“由于不同的专家有不同的观点,有些专家不支持方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这些字体是怎么造出来的,不了解方正字体经营的现状。”于是,胡曾铮就邀请持不同观点的专家到方正研发字体的公司去观察了解,甚至也包括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和全国人大法律保护方面的专家。除此之外,由于当时北京和南京法院对此观点有争议,胡曾铮甚至想到了将诉讼地从北京改到南京的诉讼策略。经过几年的努力,方正字库字体的知识产权最终得到了南京法院和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判决支持,方正字库也已成为方正集团最有前景的一块业务。

在海澜看来,这个外表看起来像小姑娘一样的法务总经理,身上始终不乏百折不挠的韧劲。你从她身上看不到大惊失色的慌张局促,工作经历的每一次转身,她都能做到淡定自若,从容应对。

从法官、律师到法务的华丽转身

从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法学院毕业后进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这种学校和社会的衔接过渡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华丽转身,亦如大多人所想,在父母身边平稳地生活下去,工作业绩不断,多种荣誉加身。

可是,命运之神似乎总爱让一些人经受更大的挑战。而胡曾铮的骨子里不安于稳定的性格也让她乐于接受这种挑战。

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开展专项工作,胡曾铮由于平时的优异表现,被江西省高院推荐借调到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在此期间,她认识了现在的先生,也就是当年最高院的同事。其实,在来到北京之前,她从没想过要留在这里,可是对于自己要什么一直十分清楚的胡曾铮来说,这一次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留在北京。

毕竟是借调,这个选择意味着什么胡曾铮心里十分清楚,也想主动做一些努力。于是,他们就跟方领导汇报,交流想法,当时法院领导的意见是:你们如果要结婚,就最好别在一个单位工作了,但是可以推荐你去其他部委工作。“因为一直都是在法院工作,对法院的工作内容比较熟悉,因此,突然要换另一个工作岗位会有些犹豫。”胡曾铮内心陷入了挣扎。

在一位从法院辞职做律师的朋友以自身经历为蓝本的劝说下,胡曾铮拒绝了领导的推荐,果断辞职去了北京天同律师事务所,成为了一名律师。“我觉得在法院的那段工作经历让我有了比较严谨的工作作风,对事情的洞悉更加仔细和敏锐,比初出茅庐做律师的人更能理解法官的想法,也更清楚他们的判案思路是什么。”胡曾铮似乎没有角色转换带来的不适,反而更多的是一种乐观的自信。

胡曾铮将接下来五年的时间倾注到了律师工作中,她一如既往地努力,也依旧是毫无悬念地得到客户的不断认可,并很快成为天同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然而这时,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一个任职回避政策:即从事审判岗位的法官配偶不允许做律师。后来政策略微有些宽松,就是可以继续从事律师工作,但是不允许做律所合伙人及代理诉讼案件。

“由于之前法院的工作经历,代理诉讼案件肯定是自己的特长,这个政策的出台其实也限制了我,但是如果根据当时的情况想彻底转型做非诉,只有两个办法:要么去一个大型的以非诉业务为主的律所,从学徒开始做起;另一种选择就是去公司做法务。”胡曾铮认为在专业上从头学起也无所谓,但是要放弃这么久的工作积淀当学徒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并且大多数非诉项目的发起人都是公司,如果到公司里去,能够做到比律师更深入地参与到项目中去。
就这样,胡曾铮在2011年结束了律师工作,进入了方正集团,成为了一名法务。

务实的法务风格

飞速发展的方正实现了胡曾铮最初想更多、更深入地参与项目的梦想,但是,正如那句话“梦想也是阶段性的”,当你站在不同的位置,用不同的视角审视自己,你对自己的要求也就会大相径庭。

胡曾铮从进入方正集团时担任法务部总监做到方正产业集团法务部总经理仅仅用了半年,不得不说,这与她一贯的自信和出色的沟通能力不无关系。“我会告诉老总,这场打赢的官司帮你避免了多少损失,或者收回来了多少钱;这个项目中存在怎样的风险,如果不按照法务的提示进行调整,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如果不进行这种主动的沟通,老总会觉得这都是法务的本职工作,没有看到法务为公司带来的价值,他怎么会重视我们法务的工作呢?”胡曾铮笑说自己会经常对老总进行这种“洗脑”,加上老总本身对法务这块比较重视,久而久之,也就内化为一种制度,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经过法务的“法眼”,各级公司的总办会、甚至部分公司的董事会都要求法务部负责人列席,对相关事项发表意见。

在不断地得到认可后,胡曾铮被提升为方正集团法务部总经理,这在旁人看来可谓是“水到渠成”,可是对于胡曾铮来说,却是另一个阶段全新挑战的开端。

“其实刚进入方正时我对于‘公司法务’还没有太多概念,只是觉得可以更加深入地参与项目,没有想过还可能存在管理等问题。”胡曾铮以方正集团法务部总经理的身份再次回到方正集团后,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管理”,特别是“对人的管理”,这对于虽有过法官和律师工作背景的胡曾铮来说,是一个不得不深入挖掘和摸索的课题。

用什么方法能让这些法务人员有很强的归属感,如何全面地提高法务人员的综合素质?胡曾铮这几年也想了很多办法,她以“法务部上下的人员流动”举例——“如果你来方正集团工作,基本上工作一两年,我们都可以考虑派到产业集团或下属的重点公司去做负责人,因为方正集团所属公司的法务负责人很少外聘,一般都是从方正集团或产业集团下派过去,因此这样就留给员工很多的发展空间和想象空间。”胡曾铮略作沉思,却可以感觉到她的思维在高速运转,她想把方正相对于规模单一的公司所有的管理优势一一列举,“还有一种情况是,比如,信产集团法务部招了一个人,但是后来他发现自己对医疗领域更感兴趣或更有优势,如果是在其他公司,只能考虑辞职换工作,而在方正就不会,我们会发现你的长处,然后根据你的长处和兴趣点做出调整。”

“战略、营销、人力、财务、管理⋯⋯密集的课程安排、深入的课堂讨论、繁重的课外作业,让所有同学感到压力巨大的同时却充实无比。对于我这几乎零财务经验的同学而言,最难的任务莫过于‘财务管理知识学习’,复杂的数据图表、陌生的概念公式,近似于‘天书’,可是,我终于学会‘破译天书’(分析简单报表)了。”在参加完方正组织的耶鲁工商管理相关课程后,胡曾铮在学习日记中写下了这段话。这次耶鲁之行持续了将近一个月,胡曾铮以一种“海绵吸水”的状态不断补充管理和财务方面的知识。

方正集团组织的类似于这样的培训还有很多,而且培训内容十分多元化,不仅仅局限于法律知识。胡曾铮表示,“在方正集团法务部工作过的人才走出去后,除了成为各大公司的法务负责人,还有的进了战略投资部,有的去做董秘,还有的成为了下属公司的一把手,你可能不仅仅懂法律,也懂管理,懂财务,这种多元化的人才培养模式算是方正的特色之一。”

温柔而坚定

“来到方正差不多四年多了,我自己觉得还是挺值得的。”胡曾铮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发自肺腑的真诚。这种真诚无关乎曾被授予的方正集团评比的最高奖项“方正之星”,因为对胡曾铮来说,外界对自己的肯定虽然重要,可是那仅仅是一种驱动力,最重要的是自己对自己不断提出新的要求。“我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并不希望一定要立功受奖,而是觉得就是应该要努力去做,努力去做了以后,就不会有浪费自己时间和精力的遗憾,如果不去努力,这些年肯定就没有成果,时间也就白白浪费了。而且,当你努力过后,收获最大的其实是你本人,这变成了你的一种能力。”用神情淡定、泰然自若来形容此刻的胡曾铮再合适不过。

如果公司要求是做到七十分就可以,胡曾铮会做到八十分或九十分。这种性格特质已经成为了她骨子里的一部分。如果非要追溯的话,胡曾铮坦言,这其实和江西省高院的一位领导的高标准要求有关。当时的胡曾铮只是一名刚进入法院的书记员,但是,这位领导要求胡曾铮加强学习,并提出“撰写调研文章及帮领导起草讲稿”等更高要求。胡曾铮当时感觉很痛苦,“因为什么都不会,只得通过各种方式学习;但现在回头想想,其实挺感谢他的,他把我的潜力给逼出来了。”

胡曾铮偶尔也会去和大学法学院的学生进行交流,她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并没有做到最出名的大牌律师,也没有做到公司最高级的高管,但是我自己却认为,在不同的阶段,自己已经尽力做到了自己能够做到的最好。”

“目标感”是坐在对面的胡曾铮给人的印象之一,如果机械地判断,这样的女子像“女汉子”一样不够柔软,未免过于武断。胡曾铮经常跟方正法务部同事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要温柔地坚定。”“温柔”和“坚定”这两个略带冲突感的词汇在胡曾铮身上演绎得恰到好处。

“我也见过特别强势的法务,但是如果法务太强势了,反而会遇到更大的阻力,因为我总觉得在公司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法务需要自己说的话被人家听进去,但是如果采用过于强势的态度去说一些话,大家就不再关注你说的内容了,而是在立场上首先就发生了冲突,听的人会认为你就是他的敌人。”胡曾铮考虑事情严谨周密,她预设到了长此以往“强势”下去的后果,“所有的事情可能都会到老总那里去被做评判,时间长了,老总也不会高兴。这样表面上获得了一个‘坚持原则’的名声,但是,事实上你说的话别人都听不进去。”

方正集团每年年终都要进行工作业绩考核,不仅仅是直属的职能领导来做评分,业务部门的人员评分也算其中一部分,胡曾铮就曾经遇到过比较棘手的情况,“有的级别还挺高的法务,业务能力挺强,也非常负责任,但每年的考评分数都不是很好,因此,人力资源部对这些干部也很头疼,如果要降职降薪,我们法务条线人员都不同意。”

其实,在公司里,业务和法务由于职能的不同,立场本来就比较矛盾,这种矛盾怎样去避免和化解,是一种艺术。“态度很重要,这和当检察官和法官不一样,毕竟在公司做业务是非常重要的,而法务是辅助业务和帮助把关的人,因此,没必要生硬地去和业务对抗。此外,立场一定要很坚定,该说的一定要说,不能轻易地让步,但是可以通过双方可以接受的比较折中的方法来解决。”胡曾铮毫不吝啬地分享自己的管理艺术。

当被问到从三个职业角色方面的经验分享时,胡曾铮的神情很认真,亦如她对自己人生的态度,“学法律的人不管做法官、律师,还是公司法务,首先要相互理解。要知道别人在做什么,才能跟别人更好地交流和沟通,才能获得更多人的帮助。从我个人而言,我能够做三个不同的职业,对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帮助。我既理解法官在想什么,也知道公司老总在想什么,也知道律师想做什么,找到大家的共同点,才能双赢。”
如今的胡曾铮在大多数人看来,似乎一切顺畅无误。可是,她依然觉得,“人生,其实也不是事事都顺心,只要自己尽力了,一切都是可以接受的;未来怎么样,还得继续去看,因为人和环境一直都在不停地磨合。”

来源:《方圆律政》 作者:史兆琨


小编微信:Crocso  如欲就法务与合规管理进行交流、培训、咨询等,可与我联系,将为您推荐大咖老师、资深专家和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