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5780 4780

15010055730

联系电话

地址:北京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705

Copyright ©2019 北京一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5837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战略合作伙伴:法智易  |  大连大学人文学部  |  知识产权出版社  |  法律出版社  | 

增值服务

>
>
>
赵晓雪:顺其自然的职业法务人

赵晓雪:顺其自然的职业法务人

浏览量

一种对公司法务的描述是形容他们为阻碍商业发展的刹车片。但赵晓雪更喜欢把这个描述为一辆新车的导航系统,公司法务可以确保旅途顺利、安全,更加可以促进交易的完成。

曾经为思科、谷歌、HPE等外国企业服务,如今加入海尔集团,投身中国企业怀抱。像赵晓雪这样拥有在跨国公司丰富经验的法务人,正是促进中外职业法务人交流和学习的绝佳桥梁。

赵晓雪(Shawn Zhao)从未对自己的职业有过具体规划。在20世纪60年代末的中国,个人抱负可谓是不敢想象的。他的人生目标就是离父母就近生活,但是这也是不易的。在当时,赵晓雪的父母在中国西南部四川的省会成都市担任林业部门的中层职员,后来父母和他哥哥去了偏远的农村下乡。在农村,要么帮助农民收割庄稼,要么学习如何使用工具。

因为学校关闭了,赵晓雪留在成都照顾他一岁的弟弟。在生活渐渐地恢复正常后,他的父母和哥哥搬回了城里。人们继续在城里的茶馆消磨时光,在那里打麻将,听古老的故事。小学是第一个重新开放的学校。即便如此,在赵晓雪八岁的时候,学校也会停课,这样学生就可以到农村去帮忙收割。

像每个人一样,赵晓雪也是他所处环境的产物。然而,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他认识到他是多么的幸运。他常常把自己与被迫在农村生活了三年、从未有机会接受教育的哥哥相比较。他的经历是中国上山下乡的一部分,在这场运动中,中国有一千七百万的年轻人到农村去体验生活。

仅仅比他哥哥小几岁的赵晓雪,获得了比哥哥或者说是其他数以百万计的年轻人更好的机会,只是因为他出生的时间恰逢其时。后来,大学重新开放,选拔的方式是通过入学考试,得分最高的得以选拔。

“这对每个人都很公平。”赵晓雪说,1980年,他被自己的第一志愿四川大学录取,人生道路自此不同。

“英语对你有好处”

赵晓雪的母亲一直说服他学英语。他母亲的家庭曾经很富裕,她在一所私立学校跟随美国老师学习英语。她告诉赵晓雪:“英语对你有好处。它会是有用的。我不知道它有多有用,因为没人能预测未来,但你只需要尽可能多地学习。”他把母亲的建议牢记于心。
1984年从四川大学英语专业毕业时,赵晓雪还并没有成为律师的想法,也没有他的职业规划。“在当时政治环境下,你不可能追求个人的梦想。”他解释道。当时中国的律师并不真正存在。因为他的教育费用是由政府支付的,因此,政府决定他的未来。

毕业后,他在四川大学留校任教,教授学生英语。但是赵晓雪却想去一个讲英语的国家,这样他就能更加深刻的地理解英语的文化背景。来自伯明翰亚拉巴马大学的交换教授发现了他的这一想法,并提出可以帮助他。一年后,赵晓雪以研究生的身份在伯明翰攻读美国历史硕士学位。
赵晓雪认为,研究美国历史可以更好地了解中国。他解释说:“你不能很好地看到这座山,因为你实际上是在这座山上。”为了真正了解中国,他知道不得不离开家。

二手车的感悟

在赵晓雪快完成他的历史学硕士学位的时候,他不断地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他考虑攻读历史学博士学位,日后可以成为一名教授。但是,在考虑这些之前,他首先要处理许多日常琐碎事物,比如买一辆二手车。

当他在伯明翰郊区看车的时候,一个华裔美国人走近他,并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两人因为买车而结识,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历史是关于人们的故事,而法律也是这样的,”他告诉赵晓雪,而对赵晓雪来说,如果没有这次的买车经历,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要进入法学院学习。

这是一个令人大开眼界的感悟。实际的案件是判例法的源泉,也会影响到后来的判决。这就像他学习英语后,才来到美国学习历史,这使他有了充分的学习法律的基础。
他参加了法学院入学考试,并被一些法学院录取了。他选择了圣路易斯大学法学院的全额学费。他说:“那时,我们都很穷,所以这个选择不容易。”

法学院苏格拉底式的学习方法与中国的教学截然不同,本质上是单向的路。“老实说,起初我对这种教学方式非常不舒服。”赵晓雪回忆道。但他所获得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却是受益终身的。

重回中国

在赵晓雪完成学业之后,他加入了阿姆斯特朗·提达尔(Armstrong Teasdale)的圣路易斯办公室,在那里他与安海斯·布希一起工作并创立了布鲁尔在中国的第一家工厂。他还在南美洲和美国各地的项目上工作。

当他在公司工作的时候,他得到一个与他想法一致的建议:“如果你在工作中没有学到25%的新事物,那可能不是适合你的工作。”阿姆斯特朗·提达尔决定在中国开设一家上海办事处,以支持安海斯·布希公司。

赵晓雪很快加入了这个办事处,因为这里的工作发展是显而易见的。他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在中国发展的机会。在阿姆斯特朗·提达尔工作了三年之后,他听说了Marconi Communications招聘公司法务的职位。他回忆道:“那时我认为,内部律师的生活是完美的,因为你不用做时间表。” 

他说服妻子带着年幼的女儿回到中国。他说:“如果两年后他们都没有成功,他们就必须回到美国。但是18年后,他们仍然在中国。”

法务生涯

有很多比喻可以用来描述公司法务的生活。赵晓雪说,一种对公司法务的描述是形容他们为阻碍商业发展的刹车片。但赵晓雪更喜欢把这个描述为一辆新车的导航系统。公司法务可以确保旅途顺利、安全,更加可以促进交易的完成。

赵晓雪说,内部律师也应该有商业思维,不能单纯地从法律角度考虑问题。他们应该提供点到点的建议,这意味着他们必须了解业务。他还举了诉讼的例子以更加生动地说明。从纯粹的法律角度来看,如果客户不为产品付费,那么起诉是合情合理的。但从商业角度看,这可能会造成声誉受损。

赵晓雪形容自己年轻的时候是一个“超胆侠似的律师”,他会在夜间工作,帮助他的业务客户渗透到中国市场。作为思科的企业顾问,他参与了12亿美元的业务。为了坚持在合规培训期间的每个员工签约,赵晓雪说服美国司法部,建议公司需要有一个健全的培训指引。后来,他在谷歌担任大中华区律师,为谷歌在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的业务提供支持。

2010年,赵晓雪加入HPE时,他带领了一个由20人组成的法律团队,这个团队被分成两组。一组处理商业合同,另一组负责处理工作事宜、董事会决议和公司申报文件的一般法律编撰。
赵晓雪并不想让他的团队被孤立起来。他指派一名律师为每个业务部门提供专门的帮助,以建立律师和业务团队之间的联系。这样,内部客户就会知道,当他们有问题的时候应该打电话给谁。

2016年底,赵晓雪加入了海尔电器集团,成为海尔电器集团的总法律顾问。这是他第一次为一家中国公司工作。赵晓雪敦促他的律师团队脱离特定的商业交易。特别是在年轻的律师中,骄傲渗透到谈判中,让别人感觉不被尊重。

他建议说:“尽管我们不应该太情绪化,但也不要让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谦逊的自我是他的自我认定。

在大多数中国人知道律师是做什么的之前,在美国法学院毕业、经验增长后在科技公司工作,并最终走上领导者岗位的他说,这一切都是恰逢其时。“一件事自然导致另一件事发生,”他说,“我只是顺其自然地发展。”
(本文英文版权属于全球企业法律顾问协会)

文 | 约书亚•希尔兹
翻译 | 李立娟
来源 | 《法人》杂志

小编微信:Crocso  如欲就法务与合规管理进行交流、培训、咨询等,可与我联系,将为您推荐大咖老师、资深专家和律师。